Compare Listings

剖面的凝望

剖面的凝望

圖/文 林彥穎

對於一個優秀建築師而言,畫剖面圖是一種必要的能力。

一個建築作品的好壞通常要在剖面中看到設計的精髓。顧名思義「剖」是做了一個「切開」的動作,好像是把房子切一刀,掰開看看裡面的內容。以至於光線啊,空氣啊,空間啊,呈現了驚人的變化與組合。就像西瓜一樣,不切開看看怎知道裡面甜不甜?精彩的剖面是每一個建築人心中的聖殿,招式的總成,以至於凝望著每個房子時,我總是想著把它切開來。

伊東豊雄在台中的國家歌劇院就是一個最好的例子,號稱美聲涵洞的空間模型,動洞相連,外觀像是一大塊灰色巧克力布朗尼,(好吧我也聽過有人覺得像是巨大的內臟器官,只是個人沒有這麼血腥的聯想)連接著幾個巨大尺度的洞穴。你幾乎可以想像,這個看起來像是開口的大洞,中間有風的穿透與光線的折射,更棒的是,你可以想像許多看不見的美妙的聲音充滿整個房子裡。所以在我心裡已經默默的把國家歌劇院切開數刀,開心的觀察與想像。(對不起失禮了,伊東大師!)

這樣子的幻想延伸到生活中,總是引起我對於事物內部的好奇心,究竟裡面會是怎樣的空間呢?我切開了削鉛筆機,收音機,蛋糕,衛生紙盒,項框,吸塵器,所有看起來可以拆解的物件都是我的實驗對象。直到我發現,還是食物的剖面可以讓我得到完全的滿足。你看哪些繽紛的顏色,天然的組成,透過時間跟經驗結合出來的結晶。或著,充滿著愛與關心的投入。若是把食物當作只是溫飽的角色,如果把空間當作只是滿足需求的對象,那就太可惜了!

vol-05_2

你看看這塊東坡肉。我常覺得廚師偉大的程度一定可以跟建築工程師歸類在一起,當然你不能把一座橋樑吃下去。我的觀點是,一個好的廚師一定工於心計,並且熟悉每個口味最適當的表現方式。他會測量好切塊的大小,在一個剛好可以引起慾望的尺寸上動刀。這一四方的量體剛好有四點五公分,肉質細膩。仔細一點看幾乎可以見到晶瑩的油花,然後你會聞到醬油香鹹的滷味,慢慢滲進這個小方塊裡。一層又一層,就像是春雨灑在大地上,一點一滴滲進土壤裡。當你一刀切下去的瞬間,波茲一響,刀尖先是惦了一會兒,隨後像是電影揭幕一般,揭開了華麗的一面。彷彿經過時間的淬煉,層層的紋理分佈清晰,虛實交疊,若是要我描述入口的滋味,我會說這是一條橋,通往幸福的彼岸,你的舌頭就像是晃蕩在這個又硬又軟的交互蹲跳中得到靈感。然後,桌面上剛好有聚光燈打在這塊肉上,賭你絕對下不定決心咬下這口,因為他就跟我說的精彩的空間一樣,是個藝術品般的傑作,久久無法忘懷。

這一刀,我切的不是剖面,我切的是內心積存已久對於生命與美的熱愛與渴望。

十彥設計 合夥建築師 林彥穎


白天是建築師,夢想當個廚師,除了為了興趣到處看建築之外,剩餘時間大部分在消化食物。對生活充滿熱情,對細節總是挑剔,對食物充滿想像,三十九年來每天早上都會餓醒。

img

Becky Pan

近期文章

《年末歌單》一個放慢腳步的節奏!

...

更多內容
by shon lin

預見未來的新店

...

更多內容
by shon lin

關於土象 我們不知道的是…

文/柏特星上人 ...

更多內容
by Becky Pan

參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