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mpare Listings

秋之味

秋之味

圖/文 林彥穎

沒有人知到秋天怎麼來,何時來的。

詩人見到楓紅若有所思,轉身寫下俳句。你想起年少時在街邊彆扭的臉,轉身不捨卻又倔強鬆開的那雙手,一切如此自然的黏膩起來,彷彿悲情又無辜的Chocolate lava cake,終究抵不住要碎裂的命運,流洩出來的熱巧克力濃漿竟是叫人甜蜜地跺腳。若真要講秋天,我肯定會想起川端康成的作品,那些如夢似幻堆疊出的場景,與其說他用現實的角度描寫夢境,不如看成把夢境或著映照著夢的殘影當作實景的心情,淡淡的失落包圍著隱約的痛覺,透過這種文字力量把真正的美實現出來。這不就是一種秋的概念嗎?絕不是描寫純粹的美,而是一種感受禁忌的,些微殘缺的,頹廢之美。

一如《古都》中所描寫的雙胞胎女主角千重子與苗子,既是宿命的血親摯愛,又如同性戀情般的情感相通。更讓人難以抗拒的是那神秘又變幻莫測的古都,衹園季裡的傳統服飾、平安神宮、大文字燒,寄生在紅葉枯木上的菫花,為了自身生命的延續卻又必須犧牲另一生命的罪惡感交疊。但是始終,這些感覺都會回到你的身體上,濃烈的文字與場景就是引誘著你去體驗,去觸摸那些隱藏在深處的熾烈。又痛,又想要。

我的觸摸不來自手指的尖端,而是味覺。絲瓜小卷米粉才是我家入秋之門必斷的鎖鏈,開味戰役的前線。要知道秋天的小卷,肥得真是一種咬牙的罪惡。你嘗試握著小卷如同川端筆下的少女,遊走在禁忌的邊緣與誘惑。只是這時我妻可沒有川端的掙扎,手起刀落組合的是幾粒旗津手工魚丸,彈牙而不爆漿,彼此抑揚頓挫的合唱著海潮的情歌。但光是海味其實不足以引誘你急切的慾望,必然要有自家某長輩親手栽種的絲瓜一條,當然他也會親腳送到你家門口。其實秋初的絲瓜充其量像是個結了婚的男人,初時剛烈,給他點時間就軟嫩到令人髮指,就混著點上個夏季的殘涎末味,如同大叔耍的孩子氣,不怎麼新鮮也還算討喜。以至於這老實不純粹也不完整的混搭,恰巧就是秋初夏末的交織之味,既衝突又融合的鋪陳了米粉出場的前奏曲。

 

台灣小吃

秋的概念

米粉真不多說了,台灣長大的孩子,誰沒端坐在市場裡一攤子熱氣奔騰中的期待,誰口中沒有懷抱過這圓圓胖胖又晶瑩剔透的米條呢?想像自己一口吸吮著米粉湯,又是小卷又是絲瓜的交纏,如同你張開雙臂,擁抱了那一地的楓紅,純潔少女光著腳帶著笑害羞地跑開,雙手摀著柔嫩的臉龐,白紗裙下的每一步都飛濺出了海潮的回音與青春的禮讚,突然失神,一轉眼往那個深處望去,盡是滿天的粉紅與撒著小花瓣的雨。

所以我說了,這樣子深刻的觸摸深入你嚴謹的心中,怎不輕輕悄悄撩撥了屬於秋天的響鐘。

十彥設計 合夥建築師 林彥穎


白天是建築師,夢想當個廚師,除了為了興趣到處看建築之外,剩餘時間大部分在消化食物。對生活充滿熱情,對細節總是挑剔,對食物充滿想像,三十九年來每天早上都會餓醒。

img

Becky Pan

近期文章

《年末歌單》一個放慢腳步的節奏!

...

更多內容
by shon lin

預見未來的新店

...

更多內容
by shon lin

關於土象 我們不知道的是…

文/柏特星上人 ...

更多內容
by Becky Pan

參與討論